申小胖爱吃菜

你是叛徒我是什么 叛徒的挚友

小透明:

【视频安利/芽光】老司机的爱情故事

     芽发现光偷偷跑去开车后引发的一连串故事。
     灵感:豆芽抽的不是烟,是加湿器吧(网易云评论)

彩色瞳孔尖锐唇峰 演化淘汰耳朵
简直全新的物种 在惊艳四座

【傅红雪X花无谢】江湖危险快点跑

写手问卷20题


被太别 @太岁 艾特,快乐回答一波哈。

1.笔名(如果可以的话,能简述他的由来吗?)

申小胖爱吃菜

微博同名,本体是小胖纸,所以希望自己多吃蔬菜,身体健康。

2.大概是什么时候开始从事写作的呢?在那之后,引发你(想继续写下去)的动机是什么?

国胖/杀团吧,入圈后有些蠢蠢欲动。

一起讨论的同好,以及对cp本身的热爱。

3.觉得自己的文风是什么样子的?其他人又有什么看法?

开始是小甜饼,砂糖馅儿的;然后就有点发苦,又不想丢掉那种

其他的一时评价不好,喜欢的很多。


4.早期文风和现在的落差大吗?

 挺大的。

涉及的圈子不同,性格使然,更重感情线。


5.喜欢的风格(无论是文字,故事的走向等)是什么样子?

超爱搞笑风,就是那种看了之后能哈哈大笑的。

正剧风也不错,看完之后细细想来也蛮有趣的。

有段时间喜欢王小波的文章,真真是文字play大师。


6.觉得自己最擅长写什么?



7.最不擅长写的是什么?(什么时候总遇到瓶颈?)

前戏之后的部分

8.你写一篇小说/文章需要多少时间?

灵感来了半天,反之2-3天


9.在开始动笔之前会花多少时间准备?

或许是几个月,灵感是一点一点积累的。

电视剧、电影、书籍都可能是梗的来源。


10.在创作的时候有什么特别习惯吗?它有没有造成什么困扰?

爱写车,蹦蹦车那种。

困扰是发完会后悔,但没法改。


11.是手写派还是打字派?创作时使用的工具是?

打字派。

记事本。


12.有写草稿的习惯吗?草稿和正式稿的风格有落差吗?

有的,从草稿选可用的。

不太大,有心理准备了已经。

13.喜欢写什么样的题材?

日常搞笑。
红红火火恍恍惚惚。

14.最喜欢的文字创作者?有影响到你的文风吗?

风弄和水千丞。

两位大大的文风有点难驾驭,止于欣赏。


15.你有梦想过当上作家吗?

有,曾经。

16.在文字创作上有什么特别的经验和回忆吗?

认识了很多同好和朋友吧,是蛮不错的体验呢。

写文重在舒心,让自己舒心,也让观看者舒心。

17.那么,你喜欢写小说这件事吗?或者你对他的热衷程度如何?

 喜欢,割舍不下。

18.从一开始到现在,觉得自己写过最喜欢的文章是?请节录一个片段

作品皆为地摊文学,惭愧惭愧。

19.喜欢自己现在的文风吗?希望自己的风格有什么样的改变?

喜欢到想有所改变,希望故事富有感染力。

20. 最后,请你点五位有在写作的朋友填写这份答卷。

哈哈待我看一下,紧急艾特。
@俞怀远
@追星的角角
@清流儿 
@你的Gucci妹妹
@嘻哈是爱不是恨

【法帝】胖娃儿 番外篇


“客人您今天想吃点啥呀?”
“服务员,看着这菜谱了吗?” “啊”
“给我炒一本儿。” “嘿,哪有你这样的啊!”

闪火坐电视跟前,扭头看八贼在沙发上笑成一团。“哈哈哈哈炒一本儿,绝了,刚才那贯口一看就是练家子。”

八贼这边正乐着,那边节目就进广告了。无聊的他望向闪火,半大眼睛滴溜溜地转,好不机灵。“闪火,趁现在有空,咱找点乐子吧。”

被cue那人在放空(发呆),眼神明亮亮的,可就指着那电风扇叶子看,让人不注意他都难。等他回过神来,八贼已看他好一会儿了。

被人看半天,闪火也挺不好意思的,转移话题道,“我这里有个秘密嗦,跟谢老板儿有关的,坐过来,听我讲给你哈。”

陷下去的小块海绵跟着话音弹起,沙发上的人伸手摸摸脏辫,闪现到电视跟前另一把椅子边。

闪火顿了下,继续说,“Eddie你晓得喃?b -maker,我们都叫他叶师傅。他跟老板,那可是过命的交情。结果,你猜啷个,就因为碰哈谢老板的板车,被老板撵着跑。还有——”

“等,等等,你说啥?过命的交情这么塑料的吗?!那照我哥这死出,教滑板崴只脚,练拳估计再崴只脚,怕不是要——”八贼心里直打鼓,脏辫放在手里,任由他搓圆捏扁。

闪火松口气,忍不禁笑开了,“哈哈,你别急,他俩那在是游戏里,现实中关系巨好。至于滑板……”,他摸摸脸,随意靠在软垫旁。

“他特宝贝那块板子,平时我们都沾不到边。至于孙权哥是咋类碰到喃,噗,大概是莫名其妙的兄弟情吧。时间不早了,我先走一步,古德拜(挥手闪退)”。

“啊嘞啊嘞,真的很奇怪哎,拜拜。”八贼靠沙发上左思右想,还没来得及深究,门铃儿响了。

“小八,开门呐!我知道你在家,别躺在里面不出声,开门呐!开门开门开门呐!!”

八贼满脸黑线得把门开开,“法老你真是够够的,哎哎,谢老板这是怎么回事,出门前都恢复差不多了呀。”

孙权低下头忏悔3秒,然后把谢老板靠沙发里,招呼八贼到另一边讲话。
法:“我刚才不去练拳呢嘛,留他在房间里。”
八:“嗯,我去的时候那哥在房间呢。”

法:“然后,然后他想着出来透透气。”
八:“嗯,透透气,嗯?感情是你间接忽悠瘸的啊?!【愣住/扶下眼镜】好嘛,闪火前脚刚走,就给整出这故事,啊呸,事故。”

法:“事已至此,只能想办法么。这样,我看着他把脚养好了,然后亲自送会馆去,行了吧?”
八:“行吧行吧,闪火那边交给我。我跟他商量商量,最好联系到唐溢,你啊。”

孙权望过来摸头笑,八贼摆手,转身。随后他俩把谢老板架到里屋,在床两边打地铺,贯彻落实一步到位的方针,死守包子谢。

后半夜,谢老板被三急之一憋醒,晃悠着从床上蹦下来。正摸黑找厕所,哎,屋里有动静?他一个猛子扑过去——嘎嘣嘭嚓,真·跪了。

另两个人摸黑开开灯,发现床上那人单膝跪地,脸跟包子似的,薄皮大馅还褶多。

“额,我先笑还是走程序?”说话的人摸出眼镜带上。另一位拽袖子道,“我们还是……先助人再为乐吧” ,“嗯”。

两人跑过去把人扶起来,重新放回床上。谢老板靠枕头沿揉脸,“今天真是瓜惨咯,多谢二位。明天我就回去喽,公司喊我跑场子喃。”【两手握作抱拳状】

孙权八贼顿时有些心情复杂,感到高兴,又有点遗憾。二人点头唤道,“没事儿,脚还没好利索,小心点,注意安全。”

谢老板点点头,倒头睡着,法八也席地而坐,靠床垫迷迷糊糊睡着了。

第二天,天亮。

人去床空,偌大的书桌上,有三两盒月饼,另加某品牌活动入场券若干。月饼分成员们吃,入场券每人都得到一张,时间刚好是这天。

是夜,众人赶到现场,聚光灯环住那人,挥舞双手,自信非常,背景映着红与他相融,恰好,是BGM响起的时候。

“十年前我在哪儿,十年后我在哪儿。”见惯了雷厉风行的他,此时谢老板的温柔让法老有些无所适从。

孙权抬起头,望向舞台那个他。视线汇集在聚光灯下,那人头戴帽子,话筒紧握,“现在,你在这儿。”

“嗯,我在这儿”

end

【法帝】胖娃儿(完结篇)


谢帝脚伤得不重,吃完饭歇息会儿,差不多就好了。房间里待太久会比较闷,他又不是个安静的主,当下没忍住,晃悠着出了门。

不同于房间的暗,屋外的阳光温暖明亮。谢帝站在门口,双手自然舒展,美其名曰(晒太阳)。

此时,房门转悠着自己关上了,啪嗒一声,声儿小但很有力量。谢帝心想,得,不走也得走。

挪动着脚步继续往前走,他逐渐适应走路的节奏,步伐也开始加快。

快步走路过爬山虎架时,看到了一个人,很眼熟,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位。

信步走过去,见那人正挥拳练习,便不出声站在旁边,围观等候。

谢帝打小就开始练拳,跟着父亲耳濡目染,多少能通过练拳判断出那人的道行。

面前这位也不例外,只见他出拳很快,衔接部分又熟练。不错,果然是练家子,谢帝如是想。

想着想着,打拳的欲望越发强烈。于是乎,胖娃儿想来个以拳会友。

既然是以拳会友,自然少不了手脚发力。只见谢帝脚一瞪地,手便搭上那人肩膀。等人转过来,就拳头握紧,做势朝胸口擂一拳。

可他忘了自己崴伤一只脚,定在原地不好走动的事。在对方横过手臂阻挡时,攻击反弹,他一个趔趄,又摔了。

这次崴的是另一只,好嘛,平衡了。谢帝靠在休息台旁边,内心是崩溃的。

闭上眼睛,身边的脚步声越来越近。话音传到耳朵边,"老哥你真行,我正搁那儿练拳呢,你二话不说加进来,还给摔了。"

原来是法老那小子,了解后谢帝抬起头,气呼呼地看着他。"好生说,这下两只都崴了呦,咋个办?"

法老戴好帽子,转过身蹲下来,"过来,我背你"。胖娃儿一副纠结脸得走过来,靠在人背上,搂住了脖子。

"出去别说哈,我那哥几个肯定笑我笨。"
"哈哈好,抱紧点好伐?怕你摔。"

"切,不存在噻,走起!"
"走起,咱俩一起。"

end

【法帝】胖娃儿(4)


塑料饭盒躺在桌子上,热乎的炒饭散发出迷人的香气。咕噜声打破宁静,我们的胖娃儿是真的饿了。

屋子里只有他一个人,法老那小子不知去了哪里。脑壳饿得发慌,可是又不想一个人。略微强烈的矛盾感导致他吃都不会饭了。

就在这时,门铃响了,谢帝如遇到救星一般蹦哒着去开门。房门打开,面前的却不是期待的那位。

刚准备转身,门口那小伙儿喊住了他,"蔡哥,你脚咋啦?我是法老派过来帮忙的,你看我能干点啥,讲睡前故事行么?"

嘟噜嘟哒哒一串儿机关枪扫过来,谢帝挑着听,大概懂八贼说的啥意思了。

"睡前故事?"他抬头往窗外看了一眼,嚯,火红的太阳刚出山......他没说话,单腿着地搭上八贼那肩膀。"娃儿你先坐下吧,我这腿肚子有点困喃。"

八贼本来是好奇心思,现下看谢帝脚不舒服,一时也没了话。他走过去,坐在旁边的炕上,一脸乖巧。

看那孩子坐下了,谢帝也就放心地端饭盒了。打开盖子,温热刚好的炒饭就在眼前,他哪有不吃的道理。顾及着八贼在,他稍微吃慢了些,不过还是6分钟内清了盒子。

刚吃完,肉乎下巴上还挂着俩饭粒,八贼没忍住递了张纸巾过去,站起来丢下一句,"哥,我有点事先走了"后逃也似的离开。

谢帝放下盒子,拿起纸巾在下巴上摩擦摩擦,眼睛自然眯起,嘴角不自觉得扬起。"孙权这小子把八贼都撵过来喃,啷个呦?干脆直接过来嗦。"

未完待续

【法帝】胖娃儿(3)


回到法老这边,小姑娘和唐溢的两句祝福让他彻底懵圈,平时贼机灵一人硬是被整得没话讲。

躺椅上还有个人,脚部因疼痛而平举在半空,脸上的肉紧绷着,看起来似乎瘦了一点。

这人不是别人,正是会馆哥几个念叨的谢帝。

看法老愣在原地,谢帝感觉不做点啥不行了,就很自然地打了个响指。"小孙,你这里有么得壳以听歌的东西喃?我想听歌喽,咋个办?"

思绪被声响打断,法老下意识得往CD机里放了张碟。音乐声传入耳朵,极富节奏感的旋律带动着身体的每一根神经。

谢帝很中意这样的调调,两只脚开始抖动,全然忘记了疼痛。

他忘了,法老却没忘,伸手就按住了那腿,"抖一只吧,这只好了再抖。听老弟的,一会儿我请你吃饭行不?"

虽然腿被按住,可脚还在小幅度得抖。直到听见请吃饭三个字,谢帝方才点点头,停下了。"好生说,我们好生活嘛。"

这时,CD机正好切到一首舒缓的爵士说唱。胖娃儿般肉乎的脸慢慢开始放松,声音也随之柔和起来。"权儿啊,我今天滑得咋样,安?"

听着自己的称呼从孙权到小孙,再到权儿,法老感觉自己快方得像八贼一样了。他低下头碎碎念,暗自提醒自己这不是重点。

碎完事儿后,他抬起头朝谢帝竖了个大拇指,"不错的,开始入门了。"

知道自己入门了,谢帝挺高兴的,从兜里拿了袋儿旺仔糖塞法老手里,握住人家手攥得死紧。"我也没啥子好吃的,这糖就送给你了嗦。"

法老把糖塞兜里,转过身摸摸后脑勺。"咳咳,我去买饭,哥你吃啥我给你带。" "炒饭吧,有肉...嗯,就行。"

"好嘞,没问题",法老挥挥手,甩甩不存在的衣袖,出门去了。

谢帝躺在椅子上,抖抖快好的脚,没忍住笑出了声。"哎呦,瓜娃子人不错嘛。"

未完待续

入考研坑啦,考研后见。

妈妈要小盐出嫁
脑洞产物 图一乐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