申小胖爱吃菜

你是叛徒我是什么 叛徒的挚友

我羡慕那些从小偶像就开始陪伴爱豆的亲故,其中的收获是真切的,也是热诚的。

【龙贝/爆龙/孟龙】Dream Melo Boy

Melo曾爱过的男人们(大雾……

【唯盖/墨盖】丫头番外


唐溢和敏小姐成婚后,有来马府看过周延,周延害怕身份暴露,始终对他闭门不见。故而唐溢只能作罢,安心又有那么点担心地做个好丈夫。

看唐溢这样,周延心里挺不是滋味的。他想争,想奋不顾身地带走唐溢,可理智告诉他,不能这样做。

万般憋屈下,他和马思唯的二弟——谢宇杰打了一架。那小子倒也不坏,就是没啥眼力见儿,人家正发愁呢,他非做旁边剥栗子,边剥边笑,笑得春光灿烂。

这架打得很痛快,那小子的短衫被地上的石子划破,脸上青一块红一块的,蹲地上跟没吃到肉的小狗似的,低声控诉着。

周延只觉心情大好,搂着谢宇杰的肩膀动情唱道,“兄弟抱一抱,说说你心里话!”谢宇杰瘦削的肩膀在怀抱中更显单薄,嘴唇微微颤抖着说道,“你想听么?”

“麻溜的”,周延轻笑出声,把抱肩膀的手收紧了些,颇为期待地看着谢宇杰。

“就是,你放开我,我肩膀好痛!手劲这么大,难怪你嫁不出去。”

听言,周延眼中那抹亮光瞬间暗淡下来,他松开手,默默地坐在旁边,一言不发。

谢宇杰刚说完就后悔了。哎呀,他这不是缺心眼么?等大哥回来估计又得训他。不然还是先哄哄嫂子,哄到不哭就好。

他摊开手放周延肩膀上,随即聚拢,手法熟练地为那人捏肩。

“怎么样怎么样,舒服吗?”

“还行,心情好多了,你继续捏。”

“得嘞!您请好吧!”

马思唯刚回府,就看见弟弟跟狗腿子似的给周延捏肩,周延舒舒服服的坐着享受。他这心里可以说是五味杂陈。

他向前走两步,颇为为难地开口说,“你俩怎么回事?谢宇杰回房抄道德经去,成天咋咋呼呼的,真是!周延你跟我来,我有事情跟你讲。”

谢宇杰认命地回自己厢房抄书,周延看他回去了,便长呼一口气,跟着马思唯走了。

马思唯不知是生气还是脑壳昏,走着走着竟走错了方向。周延大喜,冲着马思唯就喊,“拐啦!拐啦!”

马思唯迷迷糊糊的,“啥就拐啦?”

“拐啦拐啦,拐卖啦,卖拐啦!”周延牵住马思唯的手,一边走,一边乐此不疲地逗他。“你看你拐哪去了,还是跟我来吧。”

马思唯看着牵住自己手的周延,脸上带着忍不住的笑意。不着急,我们的日子还长着呢。

end

药许虽迟然到!

暴躁老哥:莫挨老子!

这个测试的内容感觉挺准的,不过这个称呼对我来说还是过高了。

【歪盖/唯盖】丫头


平行时空 OOC预警

小年将至,成公馆往年人来人往,真真是热闹的紧。可今年除去几排高挂着的灯笼,便再没什么热闹物件。

大老爷腿伤未愈,大小事宜顺理成章地落在二老爷手里,他虽头痛欲裂,但做事也算尽职尽责。无奈公馆近况大不如前,往日繁华已不复,只稀稀落落来些常客,贺礼实是不多。

所幸各个学校都放了冬假,家中的少爷小姐得空来公馆玩,使这里不致太过冷清。

大少爷年方二十,姓李,单名一个随字。丰神俊朗,也没那些个公子哥习性,就是性格内敛些,看到姑娘不知该如何是好,以致他至今还是单身汉。

身后那位是二少爷,年龄要小两岁,生得一副好皮囊,做事也极稳妥,老爷们很中意他,做什么事都爱带着他。至于名字,按公馆规矩,次子需随母姓,故姓唐名溢,小名龙族。

彼时已是深冬,两位少爷又穿得薄,进屋后直呼太冷。二老爷急忙唤来丫头小妍,让她拿来手炉毛毯,等少爷们安置熨帖后再走。

小妍倒也乖巧,迈开腿马不停蹄地安排这些。李随看这丫头挺可爱,便上手扯扯她袖子,塞小纸条给她。唐溢在旁边看得真切,眉间皱起,心中暗自有了主意。

他招手让小妍过来,俊脸上露出温暖的微笑,小妍不由心中一动,脸庞变得通红。

“晚上来我这里,有东西给你。”他勾勾手指,脸上笑容更甚。看他这样,小妍的脸愈发得红。磕磕巴巴说了同意,便飞也似地跑掉了。

李随不说话,只玩味地看着门口。唐溢则专心烤火,对此不做任何解释。唉,二老爷不由叹口气,算了,小辈也成人了,随他去吧。

是夜,小妍借着照顾的由头,如期来到西厢与唐溢见面。刚进门看到唐溢靠书案边写信,便立于身旁,为他磨墨。

“你知道么?我还有个妹妹,庶出的,年前嫁了个好人家。”小妍点点头,她身为大丫头,这些结婚事宜都是要过她手的。

“她,过得很不好。婆婆视她如仇敌,可谓是处处刁难。那公子哥也是个没主意的主儿,任由他娘为非作歹,阻拦都不阻拦一下,唉。”

小妍第一次见二少爷露出除微笑以外的表情,恍惚间忘了规矩,下意识地拿出手帕,走上前为他擦泪。

唐溢倒也不恼,只微笑地看着她,待眼泪擦拭干净,方才出声提醒她。反应过来的小妍有点慌张,猛地转过身,背对着唐溢说,“少爷,对…对不起。是丫头越距了,丫头马上离开。”

她抬腿要走,却被唐溢抓住了手腕。她望向唐溢,脸色带着疑惑。唐溢仍是那副微笑模样,淡定地松开手,继而搂住小妍的腰。

“小妍,两年了,你的心思我早已猜到大半,说不说我都放你走。只是,这次放开,就真的放开了。”

“什么意思,难不成——”

“是,老爷想让我快些接受家业,附加条件是娶隔壁公馆的敏小姐。我知道她,是个很好的姑娘。”

小妍咬咬牙,伸手抱住唐溢的脖子,和他咬耳朵。“抱歉,丫头无法给出任何回应。婚礼事宜丫头会上心的。再见了,少爷。”

她闪出木门,这次,唐溢少爷没再握她的手腕,屋里只留一声叹息。

半月后,敏家小姐嫁进公馆,那天的公馆人声鼎沸,往来宾客络绎不绝。唐溢穿着小妍亲自缝制的中山装,接走他的新娘。此时的他仍是那副微笑模样,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。

敏小姐生性开朗,和唐溢从小玩到大,培养感情并不是难事。而唐溢也不抗拒太太的示好,就这样,两人一来二往的,自然擦出了火花。

看着少爷少夫人这样,小妍心里自然说不过去。可毕竟当初,是她先放开的手,现在说什么也来不及了。她只恨,恨她的言不由衷,恨那个说不出口的秘密。

她擦干眼泪,起身准备走。不料小腿发麻,晃晃悠悠地快要倒下。千钧一发之际,白皙修长的手握住了她的手腕,一把把她拉在怀里。

“你没事吧?走一走,看骨头有没有事”

“我没事的,哎,敏夫人?!你怎么在这里。”

“嗨,我四处转转,找点事儿干呗。小妍,你可以带我去趟厨房么?我这肚子——”咕噜噜,小妍忍不住笑出声。

敏夫人秀眉微皱,虚握拳头锤小妍的肩,“哼,你这丫头挺有趣,本小姐真是喜欢得紧。走,不去厨房了,我带你上街去。”

她不由分说把小妍带走,乔装打扮后上了街。这时,草丛发出一阵沙沙声,大少二少钻出来,颇为无奈地笑了笑,便各自回东西厢了。

与此同时,夫人和小妍愉快地同游庙会,买了好些新奇玩意儿。庙会差不多快结束时,一地摊老板起身拦住他们。

那老板坐在小板凳上,瘦削的身子裹在素净大褂里,颇有文人风骨的意味。他面前有张尼龙布,摆放着各色算卦工具。尼龙布上书八字,“崂山算命,心诚则灵。”

有点意思,敏夫人把小妍推向老板,让他为小妍算算姻缘。小妍大着胆子看过去,却陷入老板温柔的眸。

老板凑近一些,悄声说道,“你是男儿身吧?两个时辰后来找我,我会助你一臂之力。”

说完他抬起头说,“夫人不用担心,这丫头姻缘很好,不久后就会出现。”,随即告别二人,继续做他的小本买卖。

敏夫人心满意足地带着小妍回去,送她回住处后,转身去找唐溢少爷了。

小妍看四周没人,偷溜出去找那老板问话,不料刚出门就被陌生男子捂嘴带走。说来奇怪,她并不似寻常女子那般惊恐,而是任由那人把他带到房间,静静地看着他倒茶,松绑。

“抱歉,小妍姑娘。为了掩人耳目,我们只能以这种方式和你见面,望见谅。”

眼前男子身穿素净大褂,定睛一看,原来是那崂山算命的老板。旁边还有一人,毛领马甲上是张朝气蓬勃的脸,眼睛笑得眯起来,脾气还不错的样子。

“无碍,我来只是想问,你是如何识破我真身的,庙里五年,公馆十几年,都没人识出我是男儿郎。你不过将将看了一眼,缘何会——”

老板伸手捏住小妍的下巴,这让他被迫止住话音,只红着脸踹那老板的小腿。

“不为什么,只因为你是周延,我是马思唯,我们命里注定是心灵相通的。”

本名暴露,周延也没什么好隐瞒的,就直愣愣地拉开裙摆,席地而坐,全无小妍时的端庄。

“无所谓,反正我一无所有,你想要什么就直说。”

“我啊”,老板朝着周延蹲下来,用手指戳他眉心,“我只要你就行了,方才书信已送到公馆,只等老爷回信,我马思唯,要风风光光地把你迎进自家大门。”

“你——”,周延神色有些慌乱,“你这是做什么?我是正经人家的姑……额,男孩,由不得你这般戏弄。”

噗嗤,马思唯笑得捧腹,“名义上把你带走啦,还是说,你真想嫁给我?”

周延气急,抬腿踹了马思唯一脚,“切,我才不呢。进门后别想碰我,否则,哼哼,拳脚伺候。”

马思唯摇摇头,推着周延和自家兄弟去饭厅吃饭。他知道,周延绝对会被吃的死死的。不过现在,还是先别告诉他吧。

看马笑得脸皱皱巴巴,周延不由皱眉,傻fufu的,真是个棒槌。

end








【桃热】美娇狼
拉郎爱好者小胖最新力作
PS:纯属爱好,无意冒犯❤

【凡热/微凡桃】探长的猫


的铃铃铃,风铃随着来人轻声作响。这是吴亦凡的第九十九次拜访,在偶像剧里,大概已经和屋里那位修成正果了。可惜的是,这里是家庭探案集《探长的猫》。

深知这一点的黄子韬最近很烦。身为宠物医生,为宠物看病是他的本职工作,本就该多上心。可是,可是,吴亦凡家那只橘猫能不能摆闹了,他拢共就藏了五包薯片,个小搔全给搜出咯。唉,生活终于还是对他这个小可爱下手了。

医生咬牙切齿之际,吴亦凡哼哧哼哧地,抱着他那猫过来这边,只见他脸色苍白,袖口还有些未擦净的血迹。橘猫不住地像他望去,不似往常那般活泼。

“你啊,都做探长了,多长点心吧。”黄医生抱起橘猫放在小沙发上,顺带把小毯子拿过来给它盖,张大妈送的,巨暖和,小猫窝里面舒服地打哈欠,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。

看小猫得到安抚,吴亦凡松口气,“多谢啊”,说着说着,身子就不住地往后仰。

黄医生走上前去,揽起他的胳膊往肩膀上按,哼哧哼哧地塞小沙发里。

“待着别动,我先给你止血。案子的事你别着急,想说就说,不想说,我也不逼你。”他解开吴亦凡的大衣纽扣,将胳膊处衬衣布料褪至肩膀下方。这时他才发现,那人右臂有道五公分的伤疤,还未长合,大概是刚划的。

他先用碘酒为伤口消毒,将前两天从黄大爷那里收的草药磨碎,轻轻地用手敷上去。待裹好绷带,才皱起眉头,找吴亦凡兴师问罪。

“你啊,二十出头快三十的人了,也不好好照顾自己。探案都不带警察,身边就这只猫陪着,自己受伤了也不注意。你,你……你摆闹了,听到没?”

噗嗤,吴亦凡忍不禁笑出声,“我知道你为我好,我会照顾好自己的。而且——”他冲医生眨眨眼,“小热也会照顾我啊”。说完,他塞了把坚果干给医生,抱起猫就走了。

“那只猫?我信你才有鬼嘞”

黄子韬坐在桌子旁,作下巴靠着手掌状沉思,那猫,还挺可爱的哈。

屋里炉火烧的正旺,屋外则雨雪交加。吴亦凡搂着小热,把他塞在大衣里,才止住它的喵喵呼救。

“不哭不哭,我没事的。倒是你,变身的时间快到了,离家还很远,和我在旅馆对付对付,你看行不?”

猫似乎有听懂他的讲话,靠他怀里用力的点点头。他笑得眯起眼睛,警察同事看到他这样,一定会惊呼。出名的冷面探长居然会笑?!这个世界太疯狂喽。

吴亦凡带着猫住进爱情旅馆,老板娘有些迟疑地递过钥匙,悄悄拿走房间里的杜蕾斯和杰士邦。

小热靠在沙发里,等待着分针划过十二,便噗的变成二十岁青年模样。他眉头微微皱起,玻璃珠似的大眼睛望向主人,身上一丝不挂,颇有些纯真诱受的味道。

对面的主人忍住不看他家猫,毕竟他也是成年人,对自家猫禽兽是真做不到。

“那个人,身上有违禁品,气味在下水道盖那里就中断了。”小热拉过被子裹住自己,露出脑袋和主人讲话,声音很是好听。

“我拜托警察在附近搜索了,有新进展他会来这边汇报。据我估计,他大概率会从附近那家杂货店溜走,到时你就需要多费心了。”

小热从被子里蹿出来,赤裸着搂住主人的腰腹,“哪里的话,有什么需要我的只管说。现在,你只需要——”,小热冲他勾勾手指,“过来,让我看看伤口。”

纱布一层一层解开,五公分的伤口在药品的帮助下已开始愈合,但小热还是担心地嘴唇颤抖。他上了遍药,裹好纱布,才安心地闭上眼睛,和主人一起睡觉。

半夜,吴亦凡感觉口渴,摸着额头也有发热,于是去厨房倒水喝。回到床前,发现小热赤裸着窝被子里睡觉,顿时浑身发热,烧得糊里糊涂。

他把自己塞进被子,小热很快又缠上他的身体,长尾巴温顺地耷拉下来,蹭着他的小腿,痒痒的。身下微微发硬,怕被小热发现,只得任由欲火折磨自己。

(此处有车,评论走链接)

他抱起小热,在放好温水的浴缸中为他清洗。小热趴在他胸前,困得睁不开眼睛,语气软糯糯地说道,“舒服吗?”

“当然,你真的很好。”凡食髓知味地舔舔下嘴唇,放掉水后就抱着小热陷进床里睡觉。

第二天,吴亦凡去医生那里复诊,黄子韬看那橘猫靠沙发上直瞌睡,好奇得不得了。“老吴,你家猫咋回事儿啊,是不是外面有猫了?”

凡不由扬起嘴角,笑得像只吃饱喝足的猫,“是啊,他们很幸、福呢。”

“哈哈,那就好,这猫我还挺喜欢的。”

“少来少来,这里不老来一只小白狗嘛,你还是多关心关心它吧。”

“我有在养的,就是只白天来,也是怪有意思的。

“说不定会有惊喜哦。”,吴探长搂着小热出了门,留黄医生在桌边沉思,到底是什么惊喜呢?

end

【法唯】小半